dechel

weibo@dechelee
twi@duckedan12
fb@Zuo Dechel
pixiv@dechel

慎fo。
fo前辛苦一下看置顶。

papaaaa:

绿蓝图文合志终宣+预售www


——基本信息——

刊名:Kiss kiss kiss

原作:小绿和小蓝

CP:绿蓝

性质:图文合志套装

特典:贴纸,串串挂件,透卡,小镜子


文本

——

规格:A5

页数:306p(文本+插画)

字数:17w上下

装帧:封面雅索纸+uv工艺,内页100g米白道林


图本

——

规格:B5

页数:44p(去封)(彩图+漫画+四格)

装帧:封面雅索纸+uv工艺,内页铜版纸


一宣内容试阅走这=》 内容试阅!


——贩售信息——


预售价格:100 RMB

(包括44p画集和306p文集,赠送两张封图明信片)

加购:

串串挂件 18 RMB

贴纸 10 RMB

小镜子 5 RMB (54份)

透卡 2 RMB (154份)

——

预售前五 赠送全套特典

前十 赠送贴纸、透卡、镜子

前二十 赠送透卡、镜子


预售时间:7月28日 19:00 - 8月15日 24:00

预售链接:本体链接 & 特典链接

*链接拆成两个,合志本体拍本体链接,需要加购的,请务必将特典链接加入购物车一并拍下


不接受家长代拍,请注意!


——Staff——


主催 Puppy、南阿灯

文手:

烤鱼、皿数、温莎·布朗特、杉白、北森、柏夭、三生 

G文

温莎·布朗特

彩图:

狩猎、小鸟软糖、二饼、金泽、灵城隳、籽楱、dechel、可乐、纸亦、格尔蒂、牛肉面面、四文

漫画:烦烦 匿名

四格:籽楱

封图:小右

g图:一凡 猫菱 年糕

校对:吃花

设计:二氧化呔


——

终于排版结束了!!更新了封设和封图,内容具体试阅见一宣链接噢!明晚七点开始预售!

papaaaa:

绿蓝图文合志套装一宣撒花꧂


——基本信息——


刊名:Kiss kiss kiss
CP:绿蓝
性质:图文合志套装

文本
规格:A5
页数:320p+
字数:17w上下
装帧:100g米白道林纸、封面雅索纸+uv(暂定)

图本
规格:B5
页数:44p(去封)
装帧:120g超感纸、封面雅索纸+uv(暂定)

封设:二氧化呔
宣图:Puppy
随本附送:明信片(若干)
特典:小镜子、贴纸、透卡、串串挂件



——Staff——


主催 Puppy、南阿灯

文手:
烤鱼、皿数、温莎·布朗特、杉白、北森、柏夭、三生 
G文
温莎·布朗特

彩图:
狩猎、小鸟软糖、二饼、金泽、灵城隳、籽楱、dechel、可乐、纸亦、格尔蒂、牛肉面面、四文
漫画:烦烦 匿名
四格:籽楱
封图:小右
g图:一凡 猫菱 年糕



——文本试阅——


温莎·布朗特 《Death Valley》
死对头pa平行世界


烦躁,旁边的这个人的存在就让他烦躁的要命。
他的目光锁定在那微微张开的唇瓣,心里思考,若是咬上去的话会是怎样的味道。想到便行动,力度大得一下子就把小绿弄醒了。后者忙了一天,恨不得把脑袋按在司令部,回来后只想好好地粘在床上睡他个天荒地老,结果还没等他安稳一会儿,就被唇瓣上蔓延开的疼痛给惊醒。他颇不耐烦地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那张脸庞让他额上的青筋瞬间暴了出来。
这家伙搞什么。
他努力调整思绪的时候,那个自顾自贴上来的家伙已经伸出了舌,顺着他的唇线舔舐过去。舌尖游离在他咬破的伤口处,血液的味道弥漫口腔,使得这个亲吻多了一分嗜血的味道。他半眯着那双蔚蓝色的眼眸,表情就像一只闹脾气的猫咪。看见小绿挣开眼睛时,罪魁祸首微不可闻地皱起了眉,又加大了这个亲吻的力度。
草。这下他不清醒都困难。



杉白 《这片刻的闪烁》
演员篇pa


爱情的开始从没有人想过“对”或者“不对”,当时的小蓝也只是被自己吓了一跳,然后该怎样就怎样,怀揣着那份秘而不宣的心思,以朋友的身份继续和小绿相处。
可是他忘记小绿是个何等敏锐的人,小绿在辩论赛时就最擅长观察对方言语中露怯的那一丝情绪外显,抓住那一点反问狠攻,直叫对方丢盔弃甲。这个能力在平时也颇为好用,当注意到小蓝的异常时,他抿了抿唇,按下头脑里中强烈的“远离这个人”的想法,遵循本心,继续和小蓝处了下去。
本心是什么?小绿是个很理智的人,他父母在他小时候就离了婚,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,等他大学后就一心盼着他带个漂亮的女朋友回去,早点成家立业,有个稳定的生活 。小绿的本心与他母亲的想法相差不大,唯独多了那么一点浪漫和执着,如果不是真的喜欢,绝不愿意将就。他在等,等一个人来打破他平静的日常。
而他头疼的是,自己兴许沦陷得比小蓝更早。

烤鱼《心愿》
多余的人pa

“……强者和弱者原本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,在不同的评价体系中,两者经常发生身份的转换。没有人十全十美,也没有人一无是处,所以也没有人应该因为某一项的缺失被世界淘汰。况且,也本不该有人能够如此草率地决定他人的生与死,即使他的初衷是想拯救世界。”
“我明白了,小绿,”小蓝点了点头,“这些话,你有没有对那个小蓝讲过?”
小蓝的脸上看不出对他的责备,但小绿的心还是猛地跳了一下。
“我……”他低下头,“我没有。当时的他根本听不进去。”
小绿也曾无数次想过,如果自己能劝小蓝回心转意,那么许多事情是否根本不会发生?
可是没有如果。
就在这里,他就是在这间屋子里犯下罪行的。但这里没有打碎的酒杯,没有尸体,一切仿佛未曾存在过,甚至说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未曾发生过。但只有他知道,这件事真的发生了。
这是他不可饶恕的罪孽。
“不怪你,教授。”
小蓝的声音响起。年轻的魔法师低垂着眼睛,脸上似乎阴云密布。



北森《How Long Will I Love You》
警匪pa


“我喜欢你是寂静的。”
这句曾印刻在某本书上的话语突然浮现在脑海,与少年的秘密缠绕交织着,带着心愿不可实现的疼痛感一同埋藏在内心深处。
车内的时间变得冗长,他们是两个各自怀揣心思一前一后彳亍的人,行走在看似辽阔实则狭小的圆圈里,明面上彼此缄默,猜想却暗地里疯狂滋长,企图窥探到蛛丝马迹。他们紧握住手中的笔踌躇不定始终无法落下,只是因为没有足以完全勾勒出对方心迹的能力。每次回忆的开始是什么呢?这个答案并不难回答。是在水槽内短暂驻足的碗碟,是电视机橱柜里的双人手柄,是两人手机设置相差半小时的闹铃,是早间八点档的电台,甚至是此刻车载音响飘出的歌。
“你就像黑夜,拥有寂寞与群星。”
这个家伙,毫无自觉地在他心中荡起了层层涟漪,如果哪里熠熠生辉,那一定是映出了小蓝的模样。
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——
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是个无解的问题。小绿索性闭上眼睛,不再去想。



皿数 《交错槲寄生》
魔族篇pa


那是一个吻。
面前距离自己仅半个身位的魔王将槲寄生高高举起,他长长的眼睫在脸上投下阴影,唇上是比起人类来说稍有些冰凉的温度。或许只是单纯觉得好玩、也可能是好奇,在第七骑士团团长耐心地讲解完节日习俗后,魔王便俯过身来。
说不清唇与唇的接触经过了多长时间。也许那个时长足够让技巧生涩的人几近窒息、以至于被认成某人的蓄意谋杀;又或许仅仅是刹那间的一触即离,因为旁边小孩子的叫嚷声很快就响起来了。即便是这样,某一方还是坚信这件事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。身旁的小孩子们还没有走远,直到他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鼓噪在耳朵里到达无法被忽视的程度,团长才从呆愣中惊醒。他自座椅上一跃而起,企图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窘迫。
“团长大人?”
团长大人没能成功从座椅上离开,因为他的肩膀被魔王按住了。对方面上没有半分刚做过恶作剧的愧疚,那人坦然地微笑着,眼中还带有类似不解的询问意味。脸很热,他觉得自己的思维都要烧起来了,根本无法说出现在的感受。脑袋像是被谁敲了一下,昏昏沉沉的,耳边也吵闹得很,难以听清。在一片嘈杂中,除了魔王的声音之外,其他的都被滤过去了。
“这么做,符合你们的习俗吗?”



三生 《Sword and rose》
魔族篇pa


没有最后一次机会。早在小蓝决定离开的时候,他就已经将最后一次机会递给小蓝了。没有接的人是小蓝,不是他。
“你要做的是你自己的选择,无关我,也无关种族。”小绿的声音嘶哑,他伸手按着自己的不停跳动的太阳穴,全身的血液跳动起来,连声音都带着点几乎不可闻的颤抖。
小蓝低着头,小绿看不清他的双脸,只听见他艰难吐出的一句话。
“人类那边说……你……喜欢我……是真……”
“真的。”
小蓝猛地一激灵,抬头看着小绿,他们的眼神在空中相交,那绿眸里什么都没有,小绿笑的温柔,坦坦荡荡,没有多加遮掩。小蓝只消几秒便飞快的移开视线。
小绿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,那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都没有让他觉得有什么不妥,看见小蓝表情的一瞬间,他才觉得晕眩,麻木感从脚掌延续到大脑,那种感觉如电流一般窜过他的皮肤,激起浑身的鸡皮疙瘩。



柏夭 《行为约束》
世界树平行设定pa


如小蓝想像中的那样,小绿一步步向他靠近,昏暗中他不太看得清小绿的表情,不过他猜测小绿在微笑,一如往常。而他自己半坐半躺在转椅上,静静等待着——
绿发的青年在他面前站定,俯身,用双臂环住他的肩膀。他感到自己的眼眶一热,这个拥抱是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以来,小绿所做过的、最亲密的动作。
耳边立刻传来反馈器刺耳的警报,但根本没人在意,就和地上街道的汽车喇叭声一样,两人只当它是无关紧要的噪音。
小绿凑得越来越近,小蓝因此终于得以看清他的表情。他确实在微笑,嘴角的弧度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柔和。小蓝垂下眼眸,盯着脚边的瓷砖缝,只想拼命忍住别在这个人面前掉下泪来。
他知道,一个同样柔和的吻即将印在自己的唇上。
而这个吻,他们真的等了太久了。



——G文——


温莎·布朗特 《火锅情缘》
死对头pa
*有边维元素


从哪里看,这不到一分钟的亲昵之举都是一场灾难。但是十分意外地,他并没有产生厌恶的情绪。
也许是看对方那顷刻间反应过来而局促不安、但是又不得不表现出理所当然的复杂神情十分新奇吧,总会有一种扳回一局的快感。
于是也不知为何,小绿伸出手,动作十分优雅地勾上死对头的领子,然后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瞬间,将其拉到自己面前。亲吻上的瞬间,他想,这下这场误会是真的无法解释了。
不过管他的,给他添堵就行。
他就是喜欢看他死对头因为自己的擅做主张而面露难色的样子。
“是的哟,我们……”在小蓝快要因为过热而爆炸前适时松开,小绿伸手蹭过唇角,绽开一个十分温和的笑容,“是一对喔。”
你在干什么!他的死对头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便向他投以惊恐的目光。
喔,帮你救场,你没发现你刚才的动作假到爆炸了吗,还磕到了牙,太蠢了。
小绿半眯着眼睛,笑的如同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坏孩子。
还有,你的吻技真的烂爆了。做不到这种事儿就直说,我一定会嘲笑你的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工作日突然投雷!
这本前后准备了好久哇(哭了
之后还有封面插画定稿,校对,排版……慢慢来吧_(:з」∠)_
希望大家还喜欢!

试着摸了🐟,喜欢啊噗路派。